大兴安岭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抢救满族民间说部艺术

发布时间:2019-07-19 13:44:13 编辑:笔名

抢救满族民间说部艺术

说部传人富育光的部分手稿

满族是具有悠久历史文化渊源的东北古老民族,在漫长的文化历史长河中,创造、发展和继承着灿烂多彩的民族文化艺术。至今仍流传在满族一些群众中脍炙人口的文学说部艺术,就是代表性的民族民间文化遗产。

内涵丰富的史诗

满族说部,是满族民间艺人传讲的长篇英雄传说。讲古,满族叫“乌勒本”,汉译就是传或传记。本世纪初以来,在多数满族群众中已将“乌勒本”改称“满族书”、“说部”、“家传”、“英雄传”等。“乌勒本”只在一些姓氏谱牒和萨满神谕中保存着。

在满族传统的民间口碑文化遗产中,主要包括两大宗内容:一是广藏在满族民众中之口碑民间文学传说故事和谣谚;二是具有独立情节、自我完整结构体系、内容浑宏的长篇说部艺术。满族民间文学被广泛收集、整理、出版,成果斐然,为世人瞩目。而满族说部问津者鲜,或不甚为更多人所知。满族说部,具有独立情节,自成完整结构体系,内容展示了近千年的历史画卷以及五光十色的风土民俗。其内容包罗氏族聚散、古代征战、部族兴亡发轫、英雄颂歌、蛮荒古祭、民族和重要人物史传等多方面的史实,实际是北方民族史诗。满族说部,多为叙事体,以说为主,或说唱结合,说唱时喜用满族传统的蛇、鸟、鱼、狍等皮蒙的小花抓鼓和小扎板伴奏。

满族说部基本上在氏族内部较小范围传颂,与本氏族族系活动紧密相联,靠口耳相传。满族说部被全族视为一种族规祖训,带有庄重的宗教色彩。

歌颂先民展示民俗

据满族说部的传承者富育光老先生介绍,目前满族说部遗存的存藏主要有“窝车库乌勒本”、“包衣乌勒本”和“巴图鲁乌勒本”3个方面的内容。“窝车库乌勒本”是由满族一些姓氏萨满讲述并世代传承下来的萨满教神话与历世萨满的事迹,俗称“神龛上的故事”。典型代表有《天宫大战》、《乌布西奔妈妈》等。“包衣乌勒本”,即家传、家史,近10年来在满族姓氏中发现较多,以《萨布素将军传》为代表,影响很大。“巴图鲁乌勒本”,即英雄传,《红罗女》等流传较广。

满族说部中展示的丰富内容,有的匡正史误,有的补充了史料不足,甚至有些史料鲜为后人所知。满族说部的收集和发掘,对东北满族史、民族关系史、东北涉外疆域史,有重要的研究价值。如《黑水英雄传》、《雪山汉王传》等,细腻翔实地记载了黑龙江北广阔寒域、库页岛上的土民与生活、“江东六十四屯”等历史沧桑。

满族说部在歌颂先民英雄事迹的过程中,向后人展示了丰富多彩的民风、民俗活动,生动活泼的萨满祭祀仪式,以及天文、地理、动植物种类和生活习性等北方少数民族的知识,对已不复存在的生产习俗、原始宗教信仰等丰富的记述,是了解和研究北方诸民族人文学、社会学、民俗学难得的珍贵线索。

抢救工作刻不容缓

由于诸多社会、历史的因素,满族文化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未受到重视。一直到20世纪80年代,吉林省科研和文化工作者才开始奔赴吉林、黑龙江、辽宁、北京、河北等满族聚居区调查收集说部的分布情况。自2002年至今,吉林省对5位传承人的《东海窝集传》、《萨大人外传》等10部说部进行讲述记录,总计380余万字,同时录制了传承人讲说部现场录音320盘,计320小时。

据吉林省艺术研究所原所长荆文礼介绍,目前,健在的满族说部传承人只有10余人,大多数都年逾古稀。今年已经85岁高龄的满族说部老人傅英仁,去年基本上是在医院度过的。近年,我国启动了“抢救和保护中国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工程,2004年4月,满族说部作为满族口头遗产被国家列入第二批中国民间文化保护工程,系统地、有计划地抢救满族说部也纳入其范围。

今年8月21日,国际萨满学会第七届学术研讨会选定在长春召开。这次学术盛会的召开,将促进满族说部艺术的文化研究走向深入。

微店制作
有赞微商城平台登录
微店官网网页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