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安岭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军营初恋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1:07:41 编辑:笔名

业大毕业五年后,我们文秘班的十几个同学在一起聚会,大家尽情地干杯,尽情地卡拉OK,嘻嘻哈哈,热热闹闹。为了活跃气氛,陆平提议,玩猜火柴棒的游戏,谁输了谁喝酒;而女同学唐红则提议玩‘棍子、老虎、鸡’的游戏;而贺强提议,每个人讲讲自己的初恋故事,前两个游戏都太陈旧了。他新颖的提议得到了大家的热烈响应,鼓掌拥护。  于是,从贺强开始,顺时针方向,每人都讲自己的初恋故事。在酒精的骚动下,每个人都敞开心扉,谈自己难忘的初恋。而每个人的初恋都不尽相同……但有一点是一样的:初恋给人铭心刻骨的记忆。,只剩下挨着贺强坐的班长钟伟没讲自己的初恋故事了,我们用掌声催促她。  在女同学中显成熟风韵且保留着军人气质的班长钟伟大方地说,我的初恋是在军营发生的,那时我在野战医院当护理员。有一天,我到病房给病号打吊瓶。轮到给一个新来的伤员打吊瓶的时候,我见他正躺在床上聚精会神读一本厚厚的《阵地战》,我怕打扰他,就端着打针用的小托盘,静静地站在他的床前。直到他看累了抬起头来,才发现我站在他面前。他忙歉意地说,护士同志,实在对不起……我淡淡地一笑,没有责怪他。我再去他病房拔针头的时候,送给他一本《解放军文艺》。第二天我再去给他打针的时候,见他仍在读那本《阵地战》,而我拿去的那本《解放军文艺》放在他枕边。我给他打上吊瓶后,他搁下那本《阵地战》,顺手拿起枕边那本《解放军文艺》翻了翻说,谢谢你的书,我已经看完啦。好久没看小说、散文啦,这本书解了我的谗。接下来,他谈了对几篇小说和几篇散文的感想。他对作品的分析很透彻,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而且说起话来妙语连珠,风趣幽默……我没想到,一个天天读《阵地战》的人能有这么高的文学鉴赏能力。此后,我俩时不时地聊聊文学;也聊聊他的连队,他的兵们;同时,我也了解了他一些情况:他叫夏飞,某步兵连连长。当我告诉他我叫钟伟时,他赞美道,很阳刚、很大气的一个名字。我听后,心里甜蜜了好多天。  说到这里,钟伟就此打住,好啦,我的初恋故事讲完了。贺强不干了,这怎么能算完了呢?初恋的序幕才刚刚拉开。陆平将她的军,班长,你不给我们讲也可以,罚酒两大杯。钟伟听了这话,竟二话没说喝干了两大杯啤酒。贺强说,不行,喝两杯太少啦,六六大顺才行呢。全体同学异口同声地说,对,六六大顺。钟伟红着脸说,喝完六杯酒,你们顺啦,我非横在地上不可。还不如把初恋讲给你们听划算呢。她的话正中我们下怀,我们热烈鼓掌。  她接着说,夏飞伤愈归队后,我们彼此有一年多没见面,也没有联系。战争结束后,我回到军区总医院。有天上午,我接到一个电话,我问,你是谁呀?打错电话了吧?我不认识你呀。他在电话那头笑了,真是贵人多忘事呀。我终于听出他的声音来了。我很惊喜,毕竟一年多不见了,心中隐约着一种思念和牵挂。他笑着问我,你好吧?我说挺好的,我问他现在在哪个部队?他说他还是在基层部队,一年前他是连长,现在是营长啦。他的部队驻守在离她所在军区总医院几千公里外的大山上,那里海拔四千多米,条件非常艰苦。他问我晚上有没有空,他想请我吃饭。我以为他在跟我开玩笑,就说行呀,晚上有空。问他坐几点的飞机过来,我去机场接你呀。他说不用了,他让我晚上六点在一家餐厅等他。六点下班后,我将信将疑地去了他说的那家餐厅,结果没有他的人影,我估计他在跟我开玩笑。当我正准备转身走的时候,见一个西装革履高大英俊的小伙子站在了我的面前,我仰望着他,一年不见我有点认不出来他了。我感觉脸红了,忙低下了头。他高兴地说,钟伟,你能来我很高兴。我羞涩地笑了笑说,我还以为你在和我开玩笑呢,刚才打电话的时候我还以为你人在几千公里外的大山里呢。他说,他作天就回来探亲了,于是我俩就在一块吃了一顿饭。以后我们就正式恋爱啦。他第二次回来探亲的时候领我去了趟他们家,我见军区夏副司令也在他家,因为夏司令到我们总医院去视察过工作,还和我们这些参加过自卫反击战的女护士们合了影,所以我认识他。我当时没多想,就给夏副司令敬了个军礼,然后问,夏司令,你怎么也在这呢?夏司令笑着说,我怎么不能在这?这是我的家嘛。至到这时,我才知道,夏飞是夏副司令的儿子。我的故事讲完了。  女同学柳梅嚷道,还没说恋爱细节呢。唐红也说,是啊,没有悬念;更没有海誓山盟和花前月下的情节。钟伟笑着说,我们可没有你们那么浪漫,军人的爱情也和他的职业特点相似,平铺直叙,波澜不惊。刚才我已经讲完恋爱的经过了,现在又要我讲细节、情节,敢情我在给你们讲小说呢。柳梅就说,我们就是在听你和你老公的恋爱小说呀。唐红附和,就是,爱情小说就是富于浪漫情调嘛。钟伟看了大家一眼说,浪漫谈不上,但是有点悬念,我们结婚前,我爸妈去了一趟他们家,你们猜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都摇头,连说猜不出来。柳梅急眼,发生什么事啦?快讲呀,急死人啦。钟伟提出了条件,想听下回分解是吧?那好,你们每人喝两杯酒。我首先带头喝了两杯酒,其他人也都喝了两杯酒。钟伟说,原来,我爸和他爸是一天入伍的老战友,他爸一直留在部队,而我爸从朝鲜回国后就转业回了地方。俩人三十多年不见啦。唐红脱口说道,这么巧吗?钟伟笑着看了她一眼,你们不是听小说嘛,无巧不成书呀。哈哈…… 共 210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哪家研究院治疗癫痫病好
儿童羊角风饮食需要注意哪些

上一篇:如果有一天我

下一篇:感叹生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