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安岭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恐怖广播 第两百七十九章 因为他有精神病啊

发布时间:2020-01-16 21:56:01 编辑:笔名

恐怖广播 第两百七十九章 因为他有精神病啊

苏白来势汹汹,木南就站在原地,看着苏白迫近而来,一身烂肉的他,没有了苏白印象中的沉稳和潇洒,显得有些颓废,但是整个人站在那里,气势上,却一点都不逊色,这种模样,可以被称之为淡定,当然,也可以被称之为打肿脸充胖子。

“呼…………”

一阵迅猛的风呼啸而来,打在了木南身上,木南本就身受重伤,且极为虚弱,也因此,整个人摔在了地上。

真是应了那句:风一吹就倒。

“唉……”

叹了口气,木南显得有些无奈,作为一名强者,失去了力量时,往往那种落差感,才是折磨人的,和这落差感相比,其余的东西,就显得不是那么在乎了。

不过,木南随即笑了笑,对身边看不见的那一位开口道:“你看见了么(英文)?”

还有一句,木南没说,那就是,你看,他没杀我。

苏白在木南面前止住了身形,没直接撞上去将对方从烂肉撞击成肉酱,只是从极速移动到忽然静止所带来的气流直接将木南刮倒了。

“为什么不杀我。”木南艰难地从地上站起来,“你知道的,我现在没什么反抗的力量,也没动心眼的能力,你现在不杀我,以后很可能会因为我而死,我可不会跟你玩什么欠人情还人情的游戏。”

“忽然想到,有些事情,要问问你。”苏白看着木南很是平静地说道,这件事,是苏白刚刚想到的,而且,很重要,因为这里面涉及到一个很关键的点,那就是主线任务,胖子跟和尚他们固然也是智商很高的一类人,但是受制于记忆被抹除进行轮回的局限性,现在很难有发挥的余地,再加上面前的这位,其智商程度,真的是已经是超越了轮回了。

下方,那个女武者也正在向这里赶来,更远处,还有胖子和尚嘉措以及另外三名木南的手下正在向这里过来。

女武者倒是不紧不慢地,因为她清楚,以如今苏白跟木南的距离,如果苏白想杀木南,自己根本阻止不了。

“果然,还是好奇心害死猫。”木南笑了笑,然后有些怅然地挥了挥手,“他不杀我了,你还不出来么?”

苏白的眼睛眯了起来。

“别紧张,这个人,你认识的。”木南沙哑的声带对苏白笑了笑,“其实,你也应该看出来了,是么?”

“你真的让我很惊讶。”苏白看着木南,这家伙的智商,真的那么高么?

苏白清楚,木南现在的颓势,只是因为他在这个故事世界里,一直都没有那种真正的机会让其站在上风而已,此时他的低潮局面,和他本人,其实没有太大的关系,这是一种势,或者叫运气,这个一直没站在他那边,如果他真的能够站一次上风,那就太可怕了,想要把他再拉下来,连苏白都没有多少底气。

“没什么大不了的其实。”木南露出白骨的双手摊开,“凡是都应该至少具备三角关系,你要杀我,我反抗很难,在广播的故事里,很少会出现一边倒的屠杀和掠夺,这样对于广播来说,未免太无聊了一点,所以,要想增加故事的可读性以及可持续性,往往需要在双边上再加一个点,形成一种三角的模式,才能维系起基本的一种稳定。这是哲学上看问题的方法。”

“中国人,你真的让我觉得很惊讶。”

木南身后的位置一下子扭曲起来,在岩壁上,走出来一个人,这个人苏白确实认识,是乔治。

一个,按理说此时应该失去所有记忆的美国男子,上一次见到乔治时,他全身烂肉,跟自己一样硬撑过次核爆,现在,他明显恢复了,不,确切的说是被重置了,这意味着他确实死在了上次轮回里,但现在看起来,他的记忆,像是没受到什么影响。

乔治看了看苏白,又看了看木南,微微点头,“我们又见面了。”

“很抱歉,我觉得你需要做一下自我介绍,虽然我可以从你的一些外貌细节上推断出一点你的血统里带着些许近亲结合的成分,但我的确是没办法推算出你的名字。”

乔治若有所思地看着木南,然后用不是很流畅的汉语对苏白说道:“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杀了他再去谈其他的事情。”

“你可以说英文的,韩语日语他们可能不是很懂,但是英文,应该都能做到正常口语交流。”木南这时候显得越来越淡定,因为随着苏白没下杀手,女武者已经走了过来,很是平静地站在了他的身边。

远处,自己的三名手下也已经过来了。

和尚他们也站在了苏白半步身后,很显然,他们有很多话想问苏白,但现在的确不是聊天交流的时候。

苏白注意到,乔治的左眼有些泛红,虽然被处理过,但是眼眶四周,还能依稀看见一些污渍。

“暗魔之眼,不是那颗珠子。”苏白终于明白了过来为什么乔治会出出现在这里。

之前,苏白一直在疑惑一件事,那就是主线任务是什么?

主线任务在什么时候颁布的?

应该是在所有人真正意义上次进入这个故事世界时颁布的吧,那么,自己次轮回时虽然没死,但记忆完全被抹去,主线任务是什么,苏白也不知道。

但有一个人知道,那就是跟苏白一样撑过了次轮回也没死同时还靠着所谓暗魔之眼保存下记忆的乔治。

也就是说,在自己于第二次轮回结尾,于圆柱形建筑物下面碰见乔治时,至少可以确定,那时的乔治,是知道主线任务的。

但是,乔治的选择和做法,让苏白很是不理解,他似乎只是单纯地沉浸在汲取别人强化这件事上,并没有对主线任务做什么事情。

而这,才是苏白不解的地方。

乔治慢慢地蹲了下来,很没形象地坐在了地上。

木南也坐了下来,他是真的疲惫和累了。

苏白站在原地,俯视着这两个人。

“就我们三伙人吧,其余的队伍和团体或者个人,就不加了,不然连一口比较浓的肉汤都没有了。”乔治伸了个懒腰说道,在这平静地话语之中,则是几乎宣判了除了苏白、木南以及他乔治自己小队以外的所有听众的死刑。

“我需要你们两个,把事情,再跟我说一遍。”木南对乔治跟苏白说道,“毕竟,哪怕将推演做到,也远远比不上亲眼所见的真实。”

“好,其他人,就先远一点吧,如果你们相信你们小队里的我们三人的话。”乔治微笑着说道。

木南摆了摆手,

其手下的四个人全部后退了一段距离,保证自己不会参与和干扰到下面的谈话。

胖子、和尚以及嘉措三人面面相觑了一下,也不说什么,后退了一段距离。

等站定后,和尚有些担忧地砸吧砸吧了嘴,“怎么像是黑帮大佬开会一样?”

“还真有点像。”嘉措附和道。

“阿弥陀佛,贫僧担心的,还是苏白。”和尚深吸一口气,重重地吐了出来,显示出即使是和尚,此时心绪也不是很平静。

倒不是担心苏白的能力,也不是担心苏白的智慧,只是担心万一那边谈判到哪里出了什么问题时,某人会抑制不住自己脾气再掀桌子。

在远处,出现了两个人,一个是浑身烂肉的斯蒂文,还有一个是麦卡里,两个人也站得很远,斯蒂文的左眼眼眶被包着一层纱布,有殷虹的鲜血浸润了出来。

乔治先将次轮回以及第二次轮回的事情说了一遍。

“呵呵,第二次轮回里,我和他被你拿假的暗魔之眼给骗到了,倒也算是正常,谁知道你的暗魔之眼真的是一只可以放入眼眶里的眼睛,你应该是在我跟苏白在第二次轮回进入那个圆形建筑物里面之前就将暗魔之眼送入斯蒂文的眼睛里了,而这次第三次轮回里,你找到了斯蒂文,把眼睛从他那里挖出来,再重新挖出自己的眼睛将暗魔之眼放进去。

有意思,跟U盘一样,随插随用啊,而你的队友,只是一个转承的模具而已。”木南说道。

“暗魔之眼,是我的本命武器,也就只有我能使用,别人无法读取。”乔治看向了苏白,“但很明显,这里还有一位找到了保存记忆的方法,我听说,强大的血族可以把自己的记忆储存在血液里。”

苏白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下面,就说出主线任务吧,能够让你在汲取者强化的利益诱、、惑跟主线任务之间产生了犹豫和摇摆,很显然,这个主线任务,让你觉得很棘手,甚至很无头绪。

而且,后者的可能更大一些,因为主线任务的目标,应该不是解决一个具体的对象,否则你完全可以自信于吞噬所有其他听众强化后实力大增的你去单挑守关BOSS完成任务。

而你之所以忍不住在他要杀我时在我身边出现,也是觉得,我的智慧,应该对主线任务有帮助,是么?”

木南看着乔治说道,同时,木南隐藏在烂肉里的小眼睛在此时露出了一抹兴奋的光芒,仿佛是一个数学天才遇到了一道世界难题,激发出来的,更多的是一种激动和迫不及待。

乔治很是实诚地点点头,“你说得,没错。

主线任务:阻止核泄漏的发生。

而次轮回,以及第二次轮回,我完全没有摸到任何的头绪,所以我才决定暂缓吞噬的步伐,想听听你的意见。”

木南伸手,轻轻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按照我对自己的自信,我觉得,在次轮回时,我应该就想到完成主线任务的方法了,至少,应该是想通了其中的一些眉目,这一点,我很自信。”

随即,木南又耸了耸肩,“但是,只通过你们的描述,很难有我亲身经历所能得到的价值大,因为很可能事实的真相,就隐藏在一些不起眼的小细节之中。”

“你说的,这是废话。”乔治摇了摇头说道,“就没一点具体点的,或者叫有用点的讯息么?”

木南闻言,先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问道:“我在个轮回里,是直接死亡的,是么?”

“是。”

“我当时,是在你面前,和他真的在死掐?”木南手指着苏白问道。

“是。”

“但第二次轮回里,我和他没死掐起来,你不觉得奇怪么?”

“是。”乔治再次肯定。

“那问题的关键,其实就在这里了,主线任务的线索,就在于在个轮回里,他为什么非要把我杀掉。”

木南看着苏白,很笃定地说道。

“因为他有精神病啊。”远处正用着窃听小阵法偷听着谈话内容的胖子情不自禁地轻声嘀咕道。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李建平
菏泽市中医院
长春治癫痫病医院
海口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苏州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