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安岭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好爷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6:15:02 编辑:笔名

在我们村,人缘的是好爷,他是一个白头发、白胡子,满脸皱纹,整日呲着门牙的大嘴老头。他不姓好,为什么叫好爷我爹也不知道,只是知道他解放后刚从山东落户到我们村。我估计,一是他脾气好,很少有人看见他发脾气;二是他只因为写得一手好毛笔字,无论写几次,他写的同一个字都一般大小,如印上去一样,更出奇的是他写的那个“好”字,一笔下来,一气呵成,着实让村里人羡慕。  每到春节将至,村里人都会请好爷写春联,这时好爷会耐心地裁红纸研黑墨,写上抬头见喜、出门见喜、恭贺新禧之类的话,可他本身却并无喜事,是个光棍。  家乡还有一种题柩的习俗,就是在棺材上,题写死者姓氏、名讳、身份、享年和籍贯等内容的文字,每当题柩时好字爷爷会庄重地站在棺材前,诉说着死者生前做过的好事和功绩,甚至许多连死者家里人都忘了的事,他都提起,令周围的人在缅怀死者的同时对好爷也平添些许敬意。  令村里人对好爷肃然起敬的是十多年前的一件事。  那是一个冬天的一个中午,大风呼啸着,卷走了街里一切能卷走的东西。六十多岁的好爷在小饭馆里的火炉旁,就着一盘花生米和几块猪头肉喝着二锅头。  十几个十六七岁的男孩进来,有的手里拿着短木棒、有的拿着自行车连锁,还有的拿着水果刀,他们气势汹汹地坐在一张大桌上。其中一个男孩说道:“今天非修理修理他们不可!“  好爷喝了一口酒后问道:“二臭,你想修理谁呀?”  “好爷,您别管,张村的几个小子太欺负人”。  “您喝您的酒,就当没看见我们”,另一男孩说道。  好爷捋捋八字胡子,面带微笑地说道:“年纪轻轻的,打什么架呀,还是回去多念会儿书吧。”  “不行,这回我们不能软了,就得去。”  “听好爷的话,赶紧回家,去什么去“,好爷变得严肃起来。  “好好喝您的酒,就别管了,我们非去不可,咱们走,”一个稍大的男孩说了一句。  这十几个孩子就开始鱼贯着向门口走,有几个甚至都没拿正眼瞧好爷一下。  “站住,不许去”,好爷大喝一声,震得桌上的酒杯都有些晃。  几个男孩回头看了一眼,继续往前走。  “要想跟别人打架,先过我这关”,好爷急了,站起身,拿起酒瓶,往头上一磕,酒瓶立刻碎成几块,好爷光滑的头也开始往下滴血,好爷还想在说什么,可头一晕,摔倒在地上。  这十几个都孩子吓呆了,一个个灰溜溜地走了。  孩子的家长知道后,纷纷去看好爷,一向好脾气的好爷这回却发起脾气:“别一天只知道挣钱,管管自己的孩子,如果孩子不学好,挣再多有什么用。”  当时有的家长出门时还有些怨气,说好爷说话不给人留一点情面,可毕竟都管紧了孩子。  我也是当年几个孩子中的一个。 共 107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的前列腺炎的症状是什么
黑龙江治男科研究院
云南专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上一篇:太阳1

下一篇:中国梦13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