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安岭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蓝蝶之殇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3:49:22 编辑:笔名

从相遇到分离,他和她只拥有六个多月的时间。  从分离到重逢,她等了六年零九个月,可是,终香消玉殒。  而在突降将近七天的大雨后,她的坟墓中竟神奇地飞出一只蓝色的蝴蝶。  是意外,还是必然?也许,她出生时肩上的蓝蝶胎记已经预示了一切。  但愿,红尘中的那一抹柔情,他,会永远记得。  ——题记      悠扬的琴声从一个大院里传出,院子外面的好多人都在凝神静听,一曲曲都充满了少女的情思。  虽然她家里非常热闹,可许多客人从未见过那位弹琴的姑娘,据说特别漂亮,巷间传闻,此女子肩上有一蓝色蝴蝶胎记,更令人称奇的是,她居然无师自通地熟悉音律,不管什么乐器,信手拈来,便可演奏一段美妙的曲子。    由于肩上的胎记,父母赐名她为蓝蝶。他们家本来家世挺好,父亲做丝绸生意,母亲曾是一个戏班子的台柱,被父亲纳为妾后深得宠爱。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在蓝蝶两岁那年,家里突遭一场变故,迫于大太太的欺负,蓝蝶的母亲只好带着女儿和奶娘离开,她们受了很多苦,辗转流落于一个郡县,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蓝蝶母女的生活日益艰难,那时候蓝蝶还小离不开奶娘,而奶娘对蓝蝶也视为己出,对待她就像对自己亲生女儿一样,所以蓝蝶母亲也不忍心让她离开。  可是,生活总是要维持的,经过再三考虑,蓝蝶母亲只好在租住的院子里卖唱,迎送一些风雅之士,开始似妓非妓的生活,但是她对蓝蝶保护得很好,从来不让她踏入前厅一步。    十几年过去了,小蓝蝶也逐渐出落成一个大姑娘。少女情怀总是诗意的,她把自己的情思寄托于那些乐器,无事就常常弹奏一段又一段曲子。  而这时候,蓝蝶母亲随着年龄增大,魅力也逐渐衰退,许多来的客人也都是慕名蓝蝶而来,即使不能目睹她的芳容,只是听着那些曲子就很满意。在他们眼里,蓝蝶是不染凡尘的仙子,宛若天上的仙女下凡,所以大家对她毫无亵渎之心,有的只是仰慕。    这日,城里来了一名男子,他姓薛名致,出身世家,父亲乃朝中重臣,也已为他求得职位,趁还没有赴任之际出外游玩,巧的是,他也熟稔音律,经过此县,听说一名唤蓝蝶的奇女子,于是拿出名帖拜访。  蓝蝶的母亲并未让他们见面,她一心为女儿寻一处好人家嫁去,这些年来自己虽然辛苦,但从未让女儿知悉,她要保护小蝶的清白。所以,她婉拒了薛致,意思是说:虽然自己家貌似烟花柳巷之地,可是女儿从未露面沾染,蓝蝶是一株纯净的蝴蝶花,若公子您以为蝶儿也是这样的女子,就请自便。    薛致早已在外了解清楚,知道蓝蝶从未涉足前庭母亲的院落,只是和奶娘居住于后院,无聊时会弹奏一些曲子,所以他再次请见,又遭蓝蝶母亲拒绝。  他想到一个主意,命人在离蓝蝶闺房近的那面墙边支起一架琴,弹奏一曲《凤求凰》,此时的蓝蝶听到琴声,就往窗外观瞧,远远地看见一个白衣公子正在抚琴,婉转的琴声丝丝传来,蓝蝶侧耳细听之际,便见那人抬头朝自己微笑,心中一慌,转身隐于窗后。  乐曲传心意,蓝蝶当然听得出薛致的琴音,于是唤奶娘把自己的琴准备好,开始和曲,如此一段又一段,周围听琴的人都醉了,而同时痴了的还有抚琴的两个人。    此时,正是春风摆柳的三月,春风吹绿了草木,也吹开了蝶儿的心,她已将心暗许薛致,蓝蝶母亲无奈,只好让他们见面,于是,接下来的日子,人们便常常听到后院传出的一唱一和。  若可一直美好,倒也是一件圆满的姻缘。一眨眼的功夫,树叶就变黄了,日子行至秋季。眼见离赴任的日子越来越近,薛致只好依依不舍地与蓝蝶话别:蝶儿,我到任上安排好一切,即派人来接你去团圆,你等着我。说着从颈间解下陪伴自己多年的护身符,并给蓝蝶戴上:蝶儿,你一定要相信我,这是我的心,在我回来之前,它会替我陪伴你,保护你的。  蓝蝶满眼含泪,点头应答,手中紧握着已经在自己颈间的护身符,那是她的希望,她的未来,是她所爱人的一颗心。    世间的事情永远无法预料,蓝蝶在家苦苦地守候,薛致却一走便杳无音信,而蓝蝶托人捎去的书信也如石沉大海一般,她整日望窗长叹,思念自己的薛郎。  九个月过去了,蓝蝶产下一女,她唤女儿薛小蓝,而蓝蝶的母亲也因身体不好并为蓝蝶伤心,在小蓝还未满月便撒手而去。女儿降生,母亲离世,蓝蝶的那颗心啊,说不出的痛楚。  她整日以泪洗面,好在还有奶娘照料,只是这一生一死之间,家里的一切花销用度再无来源。没办法,蓝蝶只好像母亲一样,把小蓝圈于后院,自己则在前厅奏乐卖艺,但是她立了一条规矩:只卖艺不卖身。  尽管如此,来客仍络绎不绝,他们只为一睹蓝蝶芳容,并聆听如天籁般的乐曲。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六年,此时的蓝蝶已经二十四岁了。有时候,演奏过曲子之后,她也会陪那些大方的客人喝酒,但是她一直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自己的清白之身,虽然薛致没有消息,可蓝蝶一直把他放在心底,那是她爱过的男人。  而远在天涯的薛致,当年离开蓝蝶回去和父亲提及此事,却遭到了反对,他们家认为蓝蝶一个在如此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女子一定不可以娶回家,显然有辱门风,并以快速度为薛致订下一门亲事,对方是丞相府的千金。  面对这样的安排,薛致是无奈的,也许这就是生活在封建大家庭的悲哀,他也曾一度想要放弃蓝蝶,可是一想到蝶儿那纯净的眼睛,他就下决心要接她回到自己身边。  只是相府千金,薛致明媒正娶的妻子,也不允许他这么做,他不愿意放弃仕途发展,就只好把蓝蝶一次又一次地压在心底,就这样六年多的时间弹指而过。    终于有机会去见蓝蝶了,这次,他奉朝廷之命巡视州县,而且不带家眷,他的心再一次飞到蓝蝶身边。一进入这个州,他马上便服赶去那个熟悉的郡县,到蓝蝶的家门前,看到和以前一样的布置,他正想直接去后院寻蓝蝶,却赫然发现酒桌之上的女子不是蓝姨,而是他的蝶儿。  薛致的血一下子涌到脑门,他无法理智,他跌跌撞撞地闯过去:蝶儿,蝶儿,你怎么……  蓝蝶忽然看到日思夜盼的薛致,心中大喜,可是想到自己这几年沧桑。脸色木然下沉,继续和那些客人喝酒,他们是用一锭银子来买蓝蝶的一杯酒。  薛致看到这里大为恼火,从口袋里拿出一堆银子:这些够了吗?够你陪我了吗?够你陪我睡觉吗?不由分说,扯住蓝蝶的衣衫,撕扯中衣衫下滑,她肩上的蓝色蝴蝶胎记露了出来,所有的人都呆了,他们都是次见到这传说中的胎记,太漂亮了。  而薛致只看到了自己送给蓝蝶的护身符,原来她一直都佩戴着,马上清醒过来:蝶儿,蝶儿,我……    错愕中,羞涩加气愤的蓝蝶,推开薛致跑回自己房间,任外面的薛致喊破喉咙,也不给他开门。  等到薛致想办法把门打开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美丽的蓝蝶吞金而亡,她穿戴整齐躺在自己的闺床上,她在这里曾和心爱之人度过了半年的美好时光,可是今天,他竟然当着众人之面羞辱自己。  薛致抱着蓝蝶的尸体痛哭,看到枕头边有一封信,上面还放着他曾经送给蓝蝶的护身符,他拿起护身符,似乎还残留有蓝蝶的体温,接着泣不成声地读蓝蝶留下的信。    信中说:薛郎,我仍然愿意这么称呼你,这两个字在我心里喊过千遍万遍,我想到过与你重逢,可完全没料到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也许,你会觉得我下贱,可是薛郎啊,你这么会想象得到我的处境,在我娘逝世后,我依赖什么生存?我想到过以死来保全自己的名节,但是,看着襁褓中的孩子,我又怎么舍得?  孩子,对了薛郎,我为你生下了一个女儿,名薛小蓝,现在已经六岁了,从小她就在后院,从不曾让她到前厅来,奶娘一直陪着她。她很乖巧,只是我怕她命运也如此斑驳,时常焦虑。现在好了,你把蓝儿带去,好好抚养长大,将来为她寻一处好人家,希望她可以幸福地生活。  薛郎,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都要告诉你,这几年我虽然为艺妓,却从未失身,我一直是清白的,我发过誓要为你守节,我做到了。  薛郎,这个护身符,贴身温暖了我六年多,现在该还给你了,只希望你好好对待女儿小蓝,她的生辰你可以问奶娘,若是有疑虑,亦可滴血验亲,她是你的亲生女儿。  能见到你一面,我知足了,只是我再无法面对你,薛郎,红尘中遇到你,我从不后悔……    薛致看着蓝蝶的绝笔,顿时不能自己地痛哭起来,他懊悔啊,怎么可以如此不理智,竟然逼死了自己日思夜盼的蝶儿。  他拿起护身符,重新给已经香消玉殒的蓝蝶戴上:蝶儿,就让它替我永远陪着你吧。  然后,他转身去后院寻找自己的女儿薛小蓝。外面发生的一切奶娘和小蓝仍不知晓,小蓝还在快乐地追逐蝴蝶,口中背诵着三字经:人之初,性本善……    薛致厚葬蓝蝶之后,领着小蓝准备离开,可是天降大雨,他只好暂缓行程。这雨真是蹊跷,连着下了将近七天,然后,天气突然就放晴。  在天边出现彩虹的时候,蓝蝶的坟墓上神奇地飞出一只蓝色的蝴蝶,尾随薛致父女的轿子而去,在轿帘被小蓝掀开的时候,蓝色的蝴蝶趁机飞入轿内,落于薛致的肩头,似乎很幸福,却满含悲伤地听着小蓝与父亲的对话。    小蓝:爹,我娘去哪了?  薛致:蓝儿啊,你娘本来就是天上的仙女,她重新回天庭了呢。  小蓝:爹,那小蓝还可以见到娘吗?  薛致:可以呀,蓝儿,你想你娘的时候,朝天上喊一声“娘”,你娘就会回来看你了。  小蓝高兴地欢呼:太好了。  于是小蓝仰起脸,用稚嫩的声音喊了一声:娘……    这时候,落于薛致肩头的蓝色蝴蝶,就飞落于小蓝伸出的手掌上,停留片刻,然后朝天上飞去。隐隐约约还可以听到小蓝的声音:爹,爹,那是我娘,她真的会来看我…… 共 377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早泄与阳痿的诊断
黑龙江治疗男科的研究院
云南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