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安岭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墨派村中古树之鬼打墙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6:50:17 编辑:笔名

那是九八年初夏的一个午后,我和朋友受邀去同学家做客。下午一点放学后,我们去了村里面一条很少有人走的捷径。  道路穿过山林,山高林密。正午时分,也见不到一丝阳光,阴凉阴凉的。路一直向前蜿蜒曲折,到了一个一百三十五度转角时,只见路旁有一棵古树,那是一棵两个成年人也合抱不了的参天大木。树旁有一口池塘,塘边有一栋三层高的小洋楼。  步行了大约一小时,终于到了他家。吃过晚饭后,我们在他家玩了一会儿,不知不觉就到了五点,我和朋友就开始返程。我们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大约走了四十分钟后,我们看到路的对面有一棵大树,树旁有一口池塘,池塘旁边也有一栋三层小洋楼。  太阳下赶路的我们都有些乏,见到大树和房屋,不由得喜上心头,连忙朝大树走了过去。大约十分钟后,我俩到了树前,才发现没有路通往那栋小洋房。当时也没多想,以为是有棵同样的树,于是我们转了回去,继续往前赶了大概半小时。  而此刻天色渐晚,走了这么久,我们又渴又累。  突然,我们发现在道路的右边有一棵大树和一栋房子!那棵古树竟与我们先前看到的颇为相似,我心下有些疑惑,却只当是林子深深,树木本就不易分辨。  朋友拉着我连忙走过去,然而到了跟前才发现路又没了。我们又退了回去,继续往前走,类似的情况一直在发生,我们不停地走,可每次都是错的。  此时,已是月上中天,我们俩累了、乏了、渴了、更饿了,月光惨白的照在我们身上,显得那么无助。终于,当我们再次来到大树旁的房子旁时,我们饿得实在走不动了,又冷又饿,又惊又怕,朋友忍不住大哭起来。  我自小胆子大,即便如此,荒郊野外月黑风高也不免害怕起来。  这时,房屋里的灯忽然亮了。  一位中年男子吼了一声:“谁!”,只见他拎了一把锄头,开门走了出来。  屋里传来一个女声:“是什么东西在外面?”  “是两个小孩,不知道是谁家的。”男子答道。  洋房一楼的窗户有个女人的影子,厚重的窗帘遮住了大半的光,看的不真切。  “让他们进来吧,外面又黑又冷的。”屋内女声说到。  于是我和朋友被带进了屋里,屋内装饰豪华,一点也不像外面那般简陋。  “你问一下他们是谁家的孩子,我去给他们煮碗面。”女声说道。  我向男子讲述了我们的来历、家庭住址和父母的电话号码。我知道今晚肯定是回不去了,只希望能给家里报个平安。  不多时,一个年轻的女人端来两碗鸡蛋面,香气四溢,我俩此时早已饿得不行了,哪里管得了这么多,连声谢谢也来不及说,就狼吞虎咽地吃了个精光。许是吃得太饱,我们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我置身在一间幽暗的屋里,靠窗的空地上并排陈列着两张黝黑的棺木。四下静悄悄的,我能听到自己急促的心跳声。忽然,只听一声响动,两张棺材的盖被从里侧推开,竟有人慢慢从里面爬起!  我吓得腿脚发软,不得动弹。而定睛一看,那两具直立起来的尸体不正是那小洋房里的一双男女吗?  如果他俩是死人,那给我们吃的是什么?  突然想到《三打白骨精》里,那个变身为少女的白骨夫人给唐僧他们拿的吃食是癞蛤蟆和石头。脑海中浮现那碗面的真实模样是交错的黑发和转动的眼珠,一时之间恶心得只剩下干呕。  听到那女尸幽幽的说道:“我的眼珠被你吃了,却不能再吐出来了,还不速速将你的眼球挖出来还我吧!”  说罢便伸出双手要抠我的眼珠,只觉得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到了。  窗外有槐树疯长,枝叶乱舞,在房间里投下鬼魅般的暗影。    再次醒来,已是三天后。醒来只觉得头痛欲裂,腹内一股腥臭冲鼻,“哇”的一声就吐出一滩碧绿色的污秽物。这时旁边伸来一只手,往我嘴里灌了些生理盐水,这才渐渐消去方才的不适,打量了下周围的摆设,才知道自己身在医院。  同时下意识地摸了摸眼睛,还好,都只是梦。  不久我就出院了,从那以后我都不敢在天黑后出门玩耍。后来我问了爸妈,问他们怎么找到我们的。听我爸说,是在距我家十几里远的另一个村的一位猎人(这个猎人是我爸打猎时的猎友,现在是我干姨丈)送我们回来的。干姨丈在凌晨打猎回家的路上,路过那片林子时,看到有俩小孩睡在一座合葬的大坟包上,坟边有棵大槐树,他发现我们时我们嘴里还吃着两只蛤蟆。  曾记得家里人说我百天的时候,外婆请村里的高人给我看过生辰八字,以测未来凶吉。  高人说,我生性属阴,容易招惹不干净的东西。他说的头头是道,加上我们那边信这个,外婆他们异常谨慎。  也讨了破解之法,不过未曾告诉过我。子不语“怪力乱神”,却也有“举头三尺有神明”这样的说法。宁可信其有,这样的道理一直都在。  村中早有传闻,山林里的参天槐树很邪门,体质属阴的小孩子若是遇见了便容易发生不幸。用老人家的话说,就是小孩子阴气重,踩别人坟头都会生病。  那个时候正是对什么事都无所畏惧的年纪,大人的叮嘱很快就被抛到脑后,忘得一干二净。  现在想来,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当日的我们定然是遇上了鬼打墙,所以才被困山林。  只是之前的梦境一直让我心有余悸,后来外婆带我去那双夫妇的坟头敬香,又给他们烧了大把的冥币。  再后来,听说那棵大槐树在冬天被雷劈得自燃了。     共 197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异常不育食疗
黑龙江治疗男科的研究院哪家好
昆明市哪家医院治癫痫便宜

上一篇:中国梦13

下一篇:美四月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