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安岭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传奇小说大漠情仇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0:15:48 编辑:笔名

连绵起伏的沙丘,无边无际的大漠,没有人烟,没有绿树,偶见一丛丛枯黄的骆驼草、芨芨草在黄风里颤抖。  只身徒步穿行在这沉寂闷热的沙漠上,凌云志知道,旅行探险严峻时刻到了!因为他现在身上除了半袋干粮外,只剩下小半壶水了,而要横穿这茫茫沙漠,估计还有三天的路程。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按下喉咙里冒出的火苗,拉了拉水壶背带,正了正腰间的马刀,又站起身来,盘好发辫,拄着拐杖勇往前行。  忽然,他看见前面有个人倒在地上,赶忙奔过去,扶起一看,是个满脸皱纹的老者。老者吁吁大喘,睁开眼睛,艰难地吐出几个字:“水……水……快……水!”凌云志毫不犹豫地解下水壶,旋开壶盖,将水一点一点地滴入老者张开的焦唇。  老者缓过气来,连声感谢,掏出一个小布包,解开后说:“好人啊,您救了我的命,老汉我没什么好东西送给您,就送给您指南针怀表吧,也许您用得着。”  凌云志婉谢道:“您老人家留着自己用吧!”  老者说:“我很快就可到家了,回家的路,我熟。”  凌云志只好恭敬不如从命,把指南针怀表挂吊在胸前,尔后与老者互道珍重,依依惜别。  第二天中午,凌云志的水壶彻底干了,咬牙坚持到傍晚,终因脱水,昏倒在空旷无限的沙漠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醒过来了,躺在一匹骆驼旁。  这是一支经商回城的驼队。队长沙上舟见他醒了,忙跑过来与他拉家常,知他来自申城,更为他的大无畏的探险精神所感动,让他吃饱喝足后又送他几块面包和两壶凉开水,告诉他再走百余里就可到达沙漠边缘的响水镇了。凌云志泣泪感谢沙队长的救命之恩。  正当凌云志拱手揖别之际,忽闻一阵喊杀声远远传来。队长大喊道:“不好了,马匪来啦!大家快拿出马刀,准备拼杀!”  凌云志抬头远望,但见沙漠深处卷起一股黄沙,黄沙裹着马队滚滚而来。  沙上舟见凌云志还愣着不走,吼道:“你快走!马匪是冲着我们来的,跟你没关系,不要在这里白白送命!”  凌云志道:“不,你们救了我的命,我不能忘恩负义。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  沙上舟说:“傻呀,你这个南方郎!你立志走遍中国,还要著书立说,怎能轻易送死,快走快走!”  凌云志恳求道:“队长,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我会武功。”  沙上舟道:“好吧,既然如此,咱们共同抗匪!”  驼队二十多人很快就摆成“铁箍阵”,团团把骆驼物资围护在中间,一把把锋利的马刀,在血色黄昏里闪耀着夺目的寒光。  挥刀跃马的匪徒们疾风般地包围了驼队。匪首三疤子一下了认出了驼队队长,横眉怒目道:“沙上舟,二十年前,你爹率马匪杀死了我母亲和仆人,我多次寻报母仇未果,今日又被我撞见,我要你偿命还父债!”说罢,他转身下令:“弟兄们,快冲上去,为我母亲报仇!”  说时迟,那时快,三疤子话音未落,就被疾速跃起的凌云志推落马下,两人抱成一团,在地上打滚。凌云志果然身手不凡,不一会儿就把三疤子踏在脚下。众匪徒见势不妙,纷纷掉转马头想溜之大吉。没想到风云突变,情势陡转,倒在地上的三疤子突然左手扬沙袭眼,右手从长靴里掏出匕首对准凌云志的喉管。  众匪徒又掉转马头,重挥马刀。眼看一场大厮杀大流血的惨剧就要发生了。突然,三疤子大喊一声:“住手!统统住手!”双方都被这莫名其妙的喊声震住了。  三疤子激动地说:“他是我的干爹,二十年未见面的干爹。”  本想反抗的凌云志乍听此活,不禁愣住了:“什么?我是他干爹?我什么时候认过这个败类做干儿子?”  待双方都收起马刀后,三疤子撕下衣袖,为凌云志包扎好伤口,将他扶起,捧着挂吊在凌云志脖子上的指南针怀表说:“看,这表上还刻有我父亲的姓名呢,干爹,受我一拜!”说罢便跪地打揖。  凌云志说:“快起来吧,我受拜不起,我不是你的干爹。”  三疤子道:“不,您是我的干爹,二十年前的一天深夜,一股马匪流窜到响水镇,闯进我家抢劫,杀害了我的母亲和十几个仆人。您作为投宿的过客,见义勇为,凭一身高超的武艺,杀出重围,把我送到我父亲任职的府衙。我父亲感激不尽,要我认您为干爹,当场我就跪拜叫您干爹。事后,我父亲取来刻有他姓名的指南针怀表,挂吊在您的脖子上。”  凌云志摇摇头,平静地把自己昨日救老者受赠的经过讲了一遍。三疤子仍然很激动,说:“滴水之恩,自当涌泉相报,您救了我干爹,就是我家的救命恩人,拜您是应该的”。  凌云志问明了双方的恩恩怨怨后对三疤子说:“都过去二十年了,冤家宜解不宜结,少一些仇恨,多一点情爱,这个世界就温暖了。沙漠原本就是不毛之地,没有情没有爱就更加荒凉贫穷了。三疤子呀,您要是还认我是您干爹的救命恩人,就听我一句话,行吗?”  “行!别说一句,就是十句,我也听,快说吧,您要我干什么?”三疤子豪爽道。  凌云志点点头,庄重道:“好,那就请你从此金盆洗手,不再冤冤相报!”  三疤子沉思片刻,对凌云志说:“好,我听恩人的。”说完转身对部下喊道:“弟兄们,快快把马刀收起来,大漠人不打大漠人。”  沙上舟感触良深,抱着三疤子,悔恨地说:“对不起呀,三疤子!我爹当年穷,吃大户,欠了您家的血债未还。我爹现也去世多年了,父债子还,天经地义,就让我死在您面前吧!”说罢,横刀欲刎。三疤子及时夺过马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顺手将沙上舟的发辫割下,朗声道;“今天我效孟德刈发代首,用您的头发代替您父亲的脑袋来祭奠我的母亲,以了却我二十年前在母亲墓前的誓言。”  凌云志擦了一把冷汗,大声道说:“好!以发代首,冰释前仇,有大漠气慨。大家跟我一起重返响水镇,祭悼三疤子的母亲,多烧一些纸钱告慰冤魂。”  三疤子向大家拱手道:“谢谢众兄弟,你们先走,我找到干爹后随即赶回。”说罢,策马而去。  浩浩荡荡的驼队、马队,带着凌云志,朝大漠尽头的响水镇进发……   共 223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急性膀胱炎的症状表现及体征表现有那些
黑龙江好的治男科医院
云南治癫痫病的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