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陈宏城狆村并芣湜深圳嘚耻辱0

2019-02-28 01:59:37

" 陈宏认为,深圳城中村也是城市理想的一种表现。

■ 嘉宾简介

陈宏 媒体人士,30集大型电视纪录片《深圳村庄30年》执行总策划。先以写高层内参成名,近年潜心于中国城市改革史研究。其《深圳重大决策和事件民间观察》专着反响强烈,被评为迄今惟一一本关于深圳20年改革跌宕沉浮的民间史,是一本令人血脉贲张的深圳20年改革读本。2008年3月,以名夜郎锅王,写成万字深度调查长文《东莞:浮华的外表,沉重的肉身》,轰动东莞。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公开要求全市党政事业单位集体学习。此文被称为东莞解放思想大讨论的声冲锋号,东莞经济社会双转型的指导意见书。陈宏因此文受到广东省委书记汪洋、省长黄华华等接见。

岗厦改造的相关让我们再次聚焦深圳城中村这一特殊事物。深圳城中村问题可谓盘根错节,如同一团乱麻。要廓清千万不要摆出一副磨刀霍霍的样子,首先要悉心研究它的缘起和演变过程,从而登堂入室以窥奥秘。截止到目前,深圳的城中村大致经历了胚胎渐成、迅猛成长、全面改造三个阶段。

1980年代:村庄疯长的年代

以1982年《深圳市经济特区农村社员建设用地暂行规定》为据,市政府宣布原村民的旧村住宅用地收归国有。然而,由于当时政府囊中羞涩无力买单,只好规定对暂不征用的,暂不买单,原村民仍可使用,政府决定征地时,原村民再退出,实际上默认并催生了城中村新村和旧村并存的格局。

1984年以后,数十万外来工追梦而来,廉租屋市场一派火爆情景,这极大地刺激了原村民大量抢占土地、兴建私房的热情。当然,这其中也泛着无奈当原村民发现自己的农地越来越多被征用时,出租房屋和集体物业是的选择。

1986年,政府被迫再次出台政策予以规范,并于当年年底逐一对特区内村庄划定新村范围。至此,关内城中村的用地规模及边界大体明确,城中村的格局呼之欲出。然而这一看似严肃的政策并没有形成有效约束。到1989年,随着深圳发展成为人口逾百万的特大城市,占尽地利的原村民开始参与并分享城市化,渠道就是出租房屋。对此,政府的反应是,或制止、或确权、或处分,但由于截止到1989年政府还是未对原村庄履行征地程序,因此这些缺乏法律依据的政策实际上并未奏效。当然,这其中还夹杂着区级政府为了发展经济的折中态度。

1988年,政府单方面宣布特区内农村规划红线内私人宅基地属于国有,分配给社员的宅基地,只有使用权。1989年,政府又颁布比1988年的语气有些许缓和的新规定,即酌情给被征用土地的村庄,优先免地价划拨一块土地,供原村民使用。

1990年代:抢建私房潮再次引爆

然而,这一工序并未成功,新一轮的抢建私房热潮再一次被引爆。1992年,政府出台文件,宣布特区内全面实行农村城市化,至此,关内的城中村开始纳入城市国有土地的管理轨道上来。

1992年以后,越红线已经不可能了,特区内的城中村摇身而向长高、长密要效益,握手楼、一线天如雨后春笋破土而出。两年后,规划国土部门停止私房的报建审批。而随着特区内的常住人口突破200万,原村民开始疯狂抢建亲嘴楼握手楼。

鉴于此,政府寄希望于确权来控制和约束村民的这种用地冲动。1993年,出台了《关于处理深圳经济特区房地产权遗留问题的若干决定》,将特区内的城中村用地划为四类,其中第二类为越红线的工商用地,该类土地一般不予办理产权登记,待后处理,但对不违反城市规划且自用的土地,处以罚款后,可以办理产权登记。

莲花清瘟胶囊抗病毒
鼻塞流鼻涕上火怎么办
小儿便秘怎么治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